环保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环保新闻
从长江变清了说起--2024年春节的三个感受
日期:2024/2/21 14:52:45 人气:503

原创-宁南山


春节假期结束了,又回到深圳搬砖了,我看各个平台上都在发回乡见闻,我也说一下我的感受,就说三件事吧。


一,长江水变清了

今年春节我回老家县城,印象最深的是长江水怎么这么清澈了。老家就在长江边上,江边也是居民休闲常去的地方,现在长江水的清澈程度比起九十年代可以说是天壤之别。首先当年随处可见的排污管道现在都不见了,那时候我记得江边上有一些水泥和金属管道,里面全是脏臭的各种颜色的水,直接排进江里。为什么我印象很深,因为小时候精力旺盛,回家有时候不走县城的街道,而是下到河边沿着河边走,但是往往就被这些排污管道拦住了去路,有的水还是五颜六色的,这个时候就要小心,因为一旦滑倒那么浑身就又脏又臭了。


另外就是长江禁渔,从2020年1月1日开始了十年禁渔计划,已经没有渔民在水里打鱼了,江上也没有渔船了。
在以前江上的渔船里面还有渔民家庭住在船上,平时就在船上做饭,睡觉和生活。在船上上厕所会产生排泄物,在船上生活会产生从剩菜剩饭到塑料袋,卫生纸在内的各种生活垃圾,现在这些住在水上的渔民都没有了。

下面的图是我2月10日拍摄的。




我说的这个变清,并不只是水清澈了不浑浊了,毕竟如果洪水,还是可能变浑浊的,而且是里面没有看到什么垃圾,也没有看到有污水管道排放了。在以前,我记得江边上垃圾是不少的,这次沿着同样的河岸走了下,老实说也能偶尔看到一些垃圾,但是比起以前实在少太多了,更加呈现出自然的状态。不知道是人的素质提高了呢,还是垃圾清理管理更严格了。什么是发达国家?工业发达的同时又环境优美,这才是发达国家,倘若我们没有一个优美的环境,那是不能称之为发达国家的,现在能看到在向这个方向迈进,这是值得高兴的。


二,孩子与消费

这个春节有八天的假期,我并没有出去旅游,都是呆在老家,在县城和市区消费。感谢中国电子支付的普及,于是我能够在假期结束后,通过微信支付的记录来查看这个假期的消费,我简单的进行了下数据统计,发现我在这个假期的消费支出中,和孩子相关的竟然占到了差不多60%!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些和孩子相关的支出包括往返机票,糖画,车轮饼,彩虹糖,足球,洋娃娃,玩具手枪,图画贴纸,风筝,孩子想吃的海底捞,海盗船,摩天轮,游船,游乐城堡,玩具弓箭,4D影院,马戏团,玩水上充气滚筒,红糖牛乳,医院门诊,旋转飞机,钵钵鸡,买羽绒服,买裤子等等。如果把乘车费用,吃饭,给亲戚孩子红包什么的算上,那比例估计更高了。

实际上,春节回县城老家,发现各种新修的娱乐设施都是围绕着孩子和年轻人的,包括仿西安"大唐不夜城”的景点,湿地公园的游乐设施,市区的摩天轮游乐园等等。


更多的孩子并不会和当前的就业人口竞争,相反却能够扩大消费,增加社会就业岗位。孩子们想坐摩天轮,我于是带着孩子们去坐,排队的时候注意了下摩天轮的生产单位,是沈阳皇姑区的一家公司生产制造的,不错是国内的制造业企业。
实际上从我春节期间在孩子身上的消费来看,购买的产品涉及到了儿童服装制造业,玩具制造业,游乐设备制造业,食品制造业,电子产品制造业(4D影院),体育用品制造业(足球)等等,包括这个电子产品制造业,在县城的一家电子产品店门口,孩子们缠着我要买小天才手表的最新型号,我很惊讶他们是怎么知道型号名字,还能准确说出其功能的。

联想起我国出生人口从2016年的1883.2万人迅速下降到2023年的902万人,如果以1600万为基数,过去的2017-2023年这七年我国少出生了超过2000万个孩子,一个孩子一年即使只消费1万元,一年也是2000亿人民币了,这让我国的国内消费增速损失了不少。


我国长期以来思想是重物轻人,这个思想在我国国民中普遍存在,说起自然资源枯竭减少了,大家都是忧心忡忡和叹息,但说起更为重要的人口在减少了,却有不少人还觉得是好事。实际上我在之前就说过,一个国家一旦进入工业化和城市化社会,生育率必然会跌到更替水平的2.2以下,人口就实际上成为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少了就没有了,不可恢复。


应该重视下人,加大国家支出中社会福利的比例,降低家庭生育成本,提振生育率,不然长期经济增速堪忧。
就以转移支付为例子,我国非常重视老人的老有所养,现在对欠发达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很大一部分是养老金,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我觉得养老金只是能兜底和保障,要想促进当地长期发展,从长期效果来讲,还得用钱来刺激生育。根据202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的欠发达省份除了小部分少数民族集中的地方外(比如南疆,甘肃临夏,四川凉山等),生育率都已经低的惊人了,不仅如此还面临年轻人口外流的压力,到时候当地财政收入从哪里来呢,如何实现较快的经济增长呢?实际上我国除了珠三角,长三角,北京等少数的地方,就业人口都是以本地人为主,本地出生的孩子为主建设本地才是常态,福建宁德,江苏宿迁,安徽无为等地方,都因为有本地出生的企业家来投资家乡而有了大规模的工厂或者公司。


三,值钱的甘蔗和不值钱的房子

去年春节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本地甘蔗与外地甘蔗---从一件小事看时代的洪流

里面提到了发现春节期间的县城有一个非常赚钱的生意,那就是卖甘蔗,由于小贩们用上了甘蔗切段机,把甘蔗削皮后再切成一小段一小段,还去掉了甘蔗结,人们不需要再用牙齿去撕皮,而是可以直接吃,加上甘蔗的品种比较甜,也不是很硬,因此春节期间甘蔗特别好卖,比香蕉苹果之类的好卖的多,成为县城街头的明星商品。2023年春节的时候,一根甘蔗卖三元一斤,而小贩说进价为两元一斤,一根甘蔗通常可以赚10-15元。一个小贩一天卖100根以上并不成问题,这样算春节期间一天就可以赚一千多元,可见春节期间回乡客流带来的巨大赚钱机遇。


今年这个甘蔗依然比较火,而且价格涨到了三块五一斤,问了下家里的亲戚,过年之前平时这个甘蔗仅仅卖两元一斤,但在春节期间回乡客流高涨,消费意愿强,价格竟然飙到了三块五,价格上涨高达75%。


老实说我在想这个价格变化如此之大会不会有甘蔗和种植上市时间和供应量的原因,但是相信春节期间巨大的消费需求也是涨价原因之一。
回乡客流能带动甘蔗价格上涨,但是却带不动老家的房价,二手房基本卖不掉,我父母在县城和市区总共有四套房,市区一套,县城三套,嗯都不值钱,加起来总价值也就100万左右,其中市区那套价值五六十万左右,县城三套房加起来大约五十万左右,其中有一套自住,是的县城的房子就是这么不值钱。我自己建议父母:1:县城的三套房子留一套自己住就够了,因为父母的同辈亲戚们都住在这里,其余两套应该卖掉。2:市区的那套,现在基本上不可能升值,如果换成现金每年还能有2%-3%的利息,因此要么卖掉存进银行;要么就租出去赚房租;要么就卖掉然后在县城买一套地段最好,户型最舒服的房子自住,因为父母以后都会住在县城,自己住也是享受到了,县城现在自住的那套房子也卖掉。


但是我父母面临的问题是,市区的那套房子还好,虽然也不好卖,但是只要降价还是能出手的,县城的这三套房子则基本上很难卖掉,想卖连来看的人都没有。我查了下整个县2022年末常住人口才大约36万人,整个2022年才一个县才出生了2100多个孩子,而且以后一定还会流失掉一部分。老家的年轻人谁会花钱买县城的二手老房子呢?都往市区买漂亮的一手房,或者到省会以及沿海发达大城市去了。


资产的实际价值是基于流动性的,卖出去的价格才是它的真实价值,如果房子卖不掉,都没有人接手买,那么它的实际资产价格就是零。就跟中国广大农村的自建房一样,当年轻一辈进了城,老一辈的农村父母过世之后,这些曾经花费了大量资金的房子最终会彻底荒废掉。


我觉得就如农村大量因为年轻人迁出和老一辈过世后荒废的房子一样,镇上,县城的商品房中也会出现这样的房子,随着人口不断减少,这些房子根本卖不出去,不管你当时是以多少钱买的这个房子,最终可能因为卖不出去,又无人居住,也没有开发商愿意拆迁建新小区而逐渐荒废掉,实际资产价格跌为零。


很多人觉得人口快速减少是好事,我一直持反对态度,因为这种减少实际上是不均匀的,会逼迫生活在小镇,县城的人们因为本地区人口快速萎缩,收入难以为继,资产价值下跌而不得不前往更大的城市谋生。今年回老家县城,发现形成了服装一条街,其中有一些童装店,但是我想一年才出生2000个孩子多点,而且还在持续下降,这些童装店又能开多少年呢,他们中一定有不少人在未来几年不得不舍弃在县城的店铺和积累,前往市区或者省会谋取生路。你想留在家乡,也可能会因为人口和经济这两只无形的手逼迫你离开。


老家这个县户籍人口有大约四十五万,常住人口大约三十六万,我想过年期间返乡的人口可能超过十万人,像我和我的孩子,既不是老家户籍也不是常住人口,过年期间也回到了这里。形成了巨大的返乡消费人口,也因为此过年期间的县城显得人口众多而繁荣,但是春节过后,才是真实的样子。
转移支付以前都是用于在落后地区搞基建,像我老家地级市,过去十年修了新机场,新修了长江大桥,高铁也开通了,各种住宅楼更是修了不少,但现在我觉得应该提高用于在人身上的比例,对受人口减少影响最大的三四五线地区优先提高生育奖励。比如在县城生养孩子的,提高生育奖励金额,一个孩子每年发一两万人民币甚至更多,实际上现在养孩子贵,这些钱都会被消费掉,不仅刺激了县城的市场需求,又留住了人口,如果觉得都发钱压力大,可以一孩二孩三孩的奖励金额搞累进制,又或者只发给中低收入人口等等。


另外,我之前其实说过多次,我觉得在人口快速减少的地方,应该放开建低密度社区,美式大别墅,把全世界移民,包括中国的富人也都最为向往的北美澳新大别墅社区在中国也建起来,这样可以吸引巨大的购买力。像我老家县城,距离市区不过一二十公里,设想如果在县城和市区之间花一百多万人民币就可以买到北美澳新式的别墅,大草坪修起来,平时发个朋友圈还以为移民加利福尼亚,温哥华,悉尼了,国内的治安又远好于国外这些地区,又跟市区的二三十层高层住宅小区居住舒适度有天壤之别,相信一定会激发极大的购买意愿,给县城带来活力。


当然以上是我的畅想,但如果我们在刺激生育这件事上,不提升到国家民族未来发展这种重视程度的话,就目前一年出生2000个孩子多点的情况来看,估计很快会跌到一年只出生一千多个孩子,然后是几百个孩子,未来我的家乡很难有大的发展,相反县城会留下一堆老旧楼房,想拆迁也无人接手,毕竟下一代都没有了。


老实说,未来我希望我的回乡见闻是:听到亲戚刚花一百多万买了县城和市区之间,沿长江新修的北美式大别墅,然后过去参观觉得很羡慕,环境堪比美加澳新,觉得深圳住的房子不香了。或者某某亲戚因为生了孩子又拿了几万人民币现金奖励,就如2018年在深圳的一次吃饭时,我听到一起吃饭的一个本科生说,他因为把户口迁到深圳,结果深圳政府就往他卡里打了一万五现金一样。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污水处理 | 废气处理 | 环保技术咨询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