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分享园地 >分享分类
更向何生度此身
日期:2020/7/7 12:43:14 人气:139

我这个人的坏处是,很多事情明白得晚,好处是明白了真改。

 01

比如,一事精致,便能动人。
做事情不在多,而在做出个样子。


曾文正公算是厉害了,最近几百年公认可以称圣的两个中国人之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是后人标尺。一辈子也不过做了几件事,读书,记日记,打仗,办洋务。


问起成功之道,老先生讲,不过研几

研几,几,细节;研,往里面钻。
研几的功夫,抓住每一点细节,不让它轻轻滑过,每天改一点,就像磨墨,心里别急,手上别松,匀速运动。
时候到了,老天爷自然给你个结果。


曾国藩6岁入学,26岁入仕,63岁登遐,一天都不放松自己。


另一个圣人王阳明做得事情更集中,一辈子不过教书、打仗。
最近一个研几的例子是浑水公司阻击瑞幸。


浑水赚钱的模式是发现造假的上市公司,买空,然后发布调查报告沽空,等待股票下挫,赚钱离场。最近浑水钉死了瑞幸。瑞幸美国上市,估值破十亿美元。多少人质疑造假,不过说说而已。认真造假的公司,不要脸是基本功,骂骂是没用的。看看浑水做了什么。
他干了最笨的事。


据说派出92个全职和1418个兼职调查员,调查了53座城市中的38个,全国4507家门店,调查了其中981个,并且全程录像。

浑水保留了11260小时的门店录像、25843张购物小票、大量内部微信聊天纪录,浑水的调研报告从门店流水这个经营的根子上质疑你财务造假。让你翻不了身。


为了保证数据真实可信,只要录像中断10分钟以上,整天十多个小时的数据都不纳入数据分析中。为此废了46%的录像。

这46%就是在研几。
有人说浑水专门针对中概股,是敌对势力。我说它是中概股的一面镜子。自己脏,要么把脸洗洗干净,要么试图销毁这世界上所有的镜子,遮尽天下人耳目。
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日本人也是一个善于把所有力气放在一个针尖上的民族。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比如蒸米饭。每天蒸一锅,琢磨怎么蒸得更好吃,一蒸几十年,现在门还没开,全世界各地慕名而来专程吃这一锅米饭的队伍排到多长。



我常跟狮姐狮妹说,这年头要饿死自己是不容易的,只要练成“神的一手”。

比如,我这人干嘛嘛不成,还吃嘛嘛香。好得很啊。这也是不得了的天赋。
这一辈子钻研,开个美食博客,把娱己跟悦人相结合,做个美食的带路党,养个几百万粉丝,那也是一个了不得的自媒体。谋生是没问题的。 最要不得的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现在人本事大,只练神的一手不满足啊,我练神的两手,结果,想练神的两手的,都练成二把刀了。
你的天赋要配得上你的贪婪。
 对于做什么,要知止;对于怎么做,要不殆。 
 

02

比如,静坐常思己过。
如果一件事,你想来想去都是别人的错,确实自己一点错都没有,那一定是你错了。而且错得不轻。 道理不讲了。一个巴掌拍不响。

倒是想说说为什么聪明人往往一事无成。
这里面有3个陷阱,需要警惕


第一,有一种聪明人把聪明劲儿都用在为自己的怠惰、短视、贪婪、不努力找借口上了。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二,有一种聪明人把自己的聪明劲儿都用在跟自己较劲上了,结果误了种庄稼。比如象我。
第三,因为聪明,学东西快一些,很容易取得成绩。这个成绩没能成为激励自己更上层楼的动力,反而是“图省事”变成一种路径依赖,成为了限制你取得更大成功的障碍。


有一次,那时候我爸爸还活着,陪着老头儿去琉璃厂。逛累了,坐在汲古斋门口的台阶上歇脚。
老爷子指着对面荣宝斋,郭沫若写的那块匾。说什么叫“才子字”。才子有急才好弄险,比如七步成诗,比如独体字不好写,象“力”字,要么站不稳,要么一顺边,两个叠字不好处理,如果一样写法容易呆板无变化,如果求异陷于卖弄,那就不入流了。
所以大家宁可选拘板。

有家四川馆子,偏偏叫“力力”餐厅,两大难占全了。
匾是郭沫若写的,写得真好,分寸拿捏分毫不错。每个字都妙,妙得各有千秋,又互相呼应,大家也写不过他。




力力餐厅还在,原来在前门大街的街面上,现在挪进鲜鱼口小吃街了,规模也小了很多,就在进口不远处,您到北京可以去力力吃碗四川凉面,顺便再品品郭沫若的那块匾,就知道什么叫妙手偶得了。

但是才子的问题是一般下功夫不够,所以在一些常用字上反倒容易出破绽,比如荣宝斋这个斋字间架结构上的毛病。上下结构的字中间横断讲究断而不断,断处即续。

765

郭沫若写的斋是生拉硬连反而见断。就像一个人把腰打折了,勉强站着,身板反而比好人挺得过分。稍写过几年多宝塔的,都不至于这样子了。

之后,老爷子告诉我他自己总结的诀窍,现在干什么都讲究多快好省。但写字偏要少慢坏费。一部贴,每天临帖,为什么我练了十年还练不出来,因为你写得太对了。
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没毛病,每天都重复自己,嗜痂成癖。你都这么好了,还怎么改啊。

练字就是找差距。
每天临帖,坐在那儿干嘛,找自己错在哪儿。找你跟赵孟頫的差距,跟颜真卿的差距,找运笔的差距,找结字的差距,找完形的差距找意的差距找完意的差距找神的差距。

要练好字,你得先知道美丑。
所以永远要眼高手低。

字真写得好的人,都谦逊,都知道要立足于短处,高山仰止。这是写字也是做人。
王阳明年轻时字写得不好,结果小伙子在岳父家闭门苦练八个月,把老丈人藏的几箱纸都用光了,气象为之一变,后来成为一时书家。

他的绝招就是把自己临的字跟字帖并排挂在一起,坐在那儿琢磨,对模古贴,静坐常思己过。
但是,谦逊并不是自卑,静思己过,也绝不是自认为朝菌蟪蛄。
甚至恰恰相反。

谦字来源于易经64卦,地山谦卦。这个卦好得很,讲的是“君子有终”。谦谦君子,虽然过程多艰,最终一定会收获圆满。




谦卦卦象的人,往往很收敛,很愿意吸收别家的长处,但是你别被他的收敛骗了。他其实特别有主见,卦象上看得明白,肚子里有座山嘛。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内心越强大,往往越能谦抑逊下,越能心平气和、常年累月、卓有成效地找自己的毛病。

嗓门提得越高,越是蜀犬吠日。

好莱坞最懂得这个,所以顶级杀手,黑社会头目,往往说话越轻。
《教父》老柯里昂尼在血洗别的家族之前对自己的儿子说,“不要威胁,要讲道理。”这是大佬。

03

比如,重要的不是什么时候死,而是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你相信冥冥之中有天启这回事吗?
 《刺猬的优雅》是我妹妹这阵子给我推荐的一部法国电影。这有点不那么寻常,因为她给我推荐的上部剧还是很久以前的《神探狄仁杰》。
那部电影里,一个胖胖的、守寡的、邋里邋遢的中年女门房,下班以后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变身成为一个博览群书的读书人。

几十年了,每天她都过着这样一种奇特的双重生活。白天迎来送往,夜里大海辰星。职业变成了一个神奇的隐身斗篷,在那里面住着一个优雅的灵魂。
直到,住进来了一个新房客,小津先生。这位干净而体面的小津先生,小心翼翼但是不容置疑地认定了这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大婶。
这是人生的大惊喜,就像在围墙的两边,一棵大树发现了以前从未谋面的另一棵大树,而他们的根系早已经穿越时空在地底彼此相连在一起。

就在电影的结尾,女主人公正要去挽救一个身处危险的流浪汉,自己却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小货车一下子撞死了。女主人公的灵魂瞬间出窍,她俯视着自己的遗体说:一个人重要的不是什么时候死,而是死的时候你正在做什么。我死的时候,正沐浴在爱情中。

这个女门房的死和她说的话让我感觉醍醐灌顶。

凑巧的是,就在那几天,正在读庄子《齐物论》,那里面的一句话也给我相似的刺激。
“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尽”。

庄子讲,人一旦受孕成形,就在一刻不停地奔向死亡,这是多么可悲的但是确定无疑的事实。
如果你稍微想一想就知道,自己每天这样活着不过每天表演等死。终日役役,徒劳无功。


是不是呢?所有的兴致勃勃,在死的面前是不是马上变得不值一提,兴味索然。

这样天天等死,真的有意思吗?但是,你不等了,又能怎样?

说不得就这么死了?就这么舍了这万丈红尘?想一想就觉得神经病大逆不道。有一种拒绝,叫基因Say no。

所谓去意彷徨。你如果就这么没个原因就死掉了,既不像样,又对不住祖宗。就这么犹犹豫豫的,人生也晃荡过了50岁。

也许在这个年纪就思考怎么死这个问题未免早一点,也许在这个年纪思考这个问题已经有点儿晚了,不管怎么说,两相对照,我发现了天意。

忽然想起在不久之前老戴来京小住,对“你死的时候在做什么”这个问题,他已经给过了答案。
那天吃饭,聊起他正在翻译的五卷本的鸿篇巨制《陀思妥耶夫斯基传》,他说他对现在过的日子非常满足,一个人吃的简单,张斌分给他的衣服穿不完,(这是确实。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张老师的衣服十个老戴都穿不完。分则两便。)

除了买书之外,基本没别的花销,一个月三千多的退休费,在郑州花不尽。最近甚至开始给已经工作的女儿压岁钱了。

他希望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天天跑步,译书,看剧,等哪天,正译着哪一部书稿的时候,头一歪,趴在桌上,就这么过去了。挺好。

老戴说着,头向一边歪了歪,咧着嘴开心地笑了。

我也为他开心。并且羡慕得要命。

我也希望这样死。在将来的某一天,坐在躺椅上读着《陀思妥耶夫斯基传》或者别的什么,头慢慢垂下去,就这么安详地离开了。


昨天,跟张老师说:我打算今后做个读书人。你觉得行吗?
张老师说:这有什么不行?我觉得你已经是了呢。
我看了看床头柜上那一摞的高木直子,不好意思地说:那个……读绘本好像还不算吧。

 本文编辑:崔C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污水处理 | 废气处理 | 环保技术咨询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